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刘腾出身卑微却能叱诧朝堂 心狠手辣 几次毁灭孝文帝改革结果 死后被开棺戮尸

时间:2019-11-08 07:19编辑:采集插件

刘腾是北魏时期宦官大臣,幼时坐事受刑入宫。正光元年,联合领军将军元叉发动“宣光政变”,杀死清河王元怿,幽禁胡太后,拜为司空,权倾朝野。宣光政变对当时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成为北魏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u=3729527923,3588690864&fm=26&gp=0_副本.jpg

刘腾,字青龙。可能是名字太大气了,童年反倒坎坷。幼时不知因啥被阄,总之入官做了太监,补小黄门宦官懂法律,可以走赵高路线。宦官能打仗,可以走郑和路线。宦官从小服侍皇帝,可以走十常侍路线。但这三条路刘腾都走不了。失学儿童没文化,刘腾除了自己的名字,啥字都不会写。没练过武功,不懂兵书。法律这玩意更是一窍不通但虾有虾路,蟹有蟹路。

刘腾的核心竞争力是观察能力极强,而且通达人情世故。善解人意的小太监最讨权贵喜欢了。于是刘腾特蒙恩宠,很快由黄门转补中黄门。讨人喜欢只是向上爬的基本功,成为最高统治者的心腹才是高端技术活。时值北魏孝文帝拓跋宏搞汉化改革,鲜卑贵族怨声载道。矛盾越多,斗争越激烈,攀龙附凤的机会也更多。刘腾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终于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孝文帝发兵二十万,进攻南方齐朝,攻下新野、南阳、樊城等地,大军暂时停在悬瓠一带休整。突然有土兵进账报告:宦官刘腾从洛阳皇宫赶来军营,说是有要事要禀报陛下。此前太子拓跋恂、穆泰、陆睿等人先后图谋叛乱,都被强力镇压。此后,孝文帝的神经一直绷紧着,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其高度警觉。当他听完刘腾汇报后,更是满色阴沉。政治斗争的极端形式是政变。搞政变是要死很多人的,所以必须机密绝密再隐秘。情报战往往成为胜负的关键。刘腾充分发挥了其出色的洞察力与情报搜集能力,搞到两条影响着王朝安危的重大情报

情报一:朝中大臣失和,洛阳局势紧张。孝文帝御驾亲征时,留下尚书任城王元澄镇守帝都,太尉李彪和仆射李冲协助他工作。没想到李虎跟李冲意见不合,老想专权独断。说起来,李虎出身卑微,若非李冲举荐还当不了太尉。所以李冲盛怒之下,私自把李彪禁闭在尚书笞。李仆射上书历数李虎的罪过,请求陛下将其处死。我刘腾奉命来送信,顺便告诉陛下,您的后官出事了。

u=3913472378,557857079&fm=26&gp=0_副本.jpg

皇后冯润与宫中执事高菩萨淫乱中官。孝文帝莫名其妙地加入了绿帽俱乐部。孝文帝的处置很冷静。孝文帝认为李冲和李虎两人都有过错,但李彪罪不至死,撤职就行了。至于皇后红杏出墙…李孝文帝半信半疑,暂且搁置。没想到几日后,他的妹妹彭城公主忽然从洛阳城冒雨跑来前线。孝文帝大感蹊跷,忙召见皇妹询问原因。不问还好,一问就扯出更多乌七八糟的后官龌龊事。

冯润14岁就入官,深得孝文帝宠爱。但没多久她就因为得了咳血病,被文明太后遣出官外为尼年后,冯太后去世,孝文帝才把冯润接入宫中,宠爰如初。但当时冯润的妺妺冯淸已经做了皇后,这让冯润心里很不平衡。在她屡屡诋毁下,孝文帝把冯清贬到瑶光寺做尼姑,立冯润为皇后。

孝文帝万没料到,自己出征在外。新皇后冯润居然耐不住寂寞,跟高苦萨通奸。这桩丑闻在大臣中已经不是秘空,只是孝文帝远在前线不知道罢了彭城公主本来还不想告状子的,但冯润的弟弟冯夙见她年少寡居,请求皇后姐姐帮自己提亲。冯润逼着彭城公主成婚,公主无奈只好来找皇帝哥哥求救

事情很清楚了,刘腾的密报确有其事。孝文帝觉得刘腾对自己很忠心,把他擢升为冗从仆射。但孝文帝急火攻心,病倒在军中。冯皇后知道丑事败露,忙与母亲常氏商讨对策。她俩自作聪明地拜托女巫诅咒速死。然后,按照文明太后旧例,另立少主临朝称制。只要老公死得及时,一切都不是问题为此,冯皇后多次派心腹到军中探望孝文帝。孝文帝佯作对宫中之事亳不知情。冯皇后心中窃喜,警惕性和智商进一步降低。

其实,孝文帝早已开始秘空部署。经过周密安排,孝文帝出其不意赶回洛阳,一入宫就逮捕高菩萨、双蒙等人。两人对皇后淫乱官闱、找女巫咒皇帝死等事供认不讳。孝文帝大病初愈,当场被气昏。他派人把冯皇后传来,在她身上搜出一把三寸长的小匕首。孝文帝处死了高菩萨与双蒙,废黜冯皇后。但感情深厚,不忍心痛下杀手,留了冯润。

连番打击摧垮了孝文帝的身体。他临终时下旨:“后宫久乖阴德,自寻死路,我死后可赐冯皇后自尽,葬用后礼,庶可掩冯门之大过。”对老婆维护到这份上,拓跋宏也够意思了刘腾告密立功,朝着权臣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可惜孝文帝病逝,捆绑最高统治者的机遇擦肩而不要紧,刘腾耐心很好,等得起。

孝文帝死后,他的二儿子元恪继位,是为宣武帝。宣武帝的第一个皇后是于氏,后来他又专宠高贵嫔,并重用高贵嫔的哥哥高筆。于皇后暴毙后,髙贵嫔晋级为皇后高皇后人长得很靓,但心胸不如针眼大。她屡屡阻止宣武帝临幸其他媗妃,企图巩固权力。北魏王朝有条很怪的规矩—任何皇子如果成为储君,就必须杀死他的生母。所以,后官之人都祈祷自己生女儿,别生儿子。而高皇后生下的孩子没一个养活的。

如此来,王朝继承人就成问题了宣武帝正发愁呢。不料,宫中司徒胡国珍的女儿胡贵妃冒着性命危险,硬是为他生下了个儿子宣武帝大为感动,不顾祖制把胡贵妃保下了来宣武帝死后,即位的是胡贵妃的儿子孝明帝。高皇后和她哥被大臣们清洗,皇帝生母胡贵妃荣升皇太后。

u=3147700403,1652294179&fm=26&gp=0_副本.jpg

当初高皇后想迫害胡贵妃,刘腾和于忠仔皇后的世兄帮她出了个主意。宣武帝下旨令让胡贵妃移居别官,并派亲军严加守护,这才让胡氏躲过了高皇后的黑手。所以胡太后临朝听制后,对刘腾很感激,封为长乐县开国公,食邑—千五百户,连刘腾所养二子也被封为郡守和尚书郎。后来刘腾一度重病,胡太后为了安慰他再升其为卫将军,仪同三司。傍上了摄政太后,刘胯位高权重,贪污腐败的本性就暴露。

刘腾本该很高兴的,但他不久后就变得忧心忡忡。虽然有胡太后罩着,但只要那个政敌还活着,自己时不时也会做点噩梦。因为该政敌跟自己一样是胡太后的宠臣,而且多一层肉体关系。为了让自己更好地进行贪腐活动,刘腾拉上胡太后的亲妹夫元叉,一同对付彼此共同的眼中钉——清河王元怿。

发动政变,二人组掌权胡太后冒死生皇子,貌似—个伟大的母亲。你要是继续看她的履历就会发现,她不仅是个糟糕的摄政太后,甚至都不是个称职的母亲胡太后刚临朝听制时还比较中规中矩。但很快,她奢侈淫乱的本性就彻底暴露了。她的族人和亲信形成了一个极为腐化的既得利益集团,把强大的北魏王朝整得乌烟瘴气。

刘腾和元叉恃宠而骄,权倾朝野。他们手握禁卫军,在朝局举足轻重。无论司法机关还是监察部门,都不受理任何关于他们的弹劾检举。放眼全国,唯有清河王元怿令刘腾和元叉如芒在背清河王元怿有理政之才,为人宽仁容裕,公忠谋国,敬重士人。而且他还风仪俊美,是个几乎完美的实力派偶像,才德貌三科全项高分。有良心的官员视他为榜样,老百姓视他为黑暗中的一丝光亮。说是当时的国民偶像也不为过享乐主义者胡太后年纪轻轻就守寡,自然耐不住寂寞。于是,国民偶像元怿被她召进宫“宠幸”了。

u=2525438457,3919590188&fm=26&gp=0_副本.jpg

这算两情相悦还是霸占,说不清。但清河王成为胡太后的情夫后,没有腐化堕落,而是更加努力地尝试重振朝纲。他充分利用胡太后这棵大树惩罚违法乱纪之徒。不过效果很有限,因为违法乱纪之徒大多是太后的亲信和族人胡太后信佛,大修寺庙。刘腾主持建立了洛北永桥、太上公寺、太上君寺及城东三寺。这几个寺院都极尽奢华、靡费无度。刘腾趁机敛财,还多次得到太后打赏。元叉贪污也一点不比刘腾少。他卖官鬻爵,八方敛财,连胡太后都一度觉得过分。朝廷百官都千方百计地讨好刘腾和元叉。唯独清河王元怿多次斥责他们,并以法相责。若非有胡太后撑腰,两人早就下狱掉脑袋了。双方互不待见,都想方设法要铲除对方。

元叉曾经诬告元怿谋反,但左右朝臣们求情,胡太后也不想失去情郎,所以下令判无罪。但元怿整肃贪官的请求,也总是被胡太后驳回。元怿只能忍辱负重,顺从胡太后的一切欲望,等待着廓清朝局的机会。咱们应该为这位以天下为己任的王爷鼓鼓掌。唉,用不了多久,他就要遭殃了。

胡太后要维护统治离不开元叉、刘腾,要释放情欲又离不开元怿。所以她总是打哈哈,拉平衡,试图维持两派的表面和谐。问题是尖锐的政治矛盾,没法随便调和。双方的矛盾越来越深,可以说是一点元叉、刘腾觉得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大家都是同个后台老板,没法把对手斩草除根。两人商量之后,决意铤而走险,绕开胡太后,来个官变突袭。

正光元年七月,元叉、刘腾找上了平日伺候小皇帝进膳的太监胡定,让他冒充“污点证人”,诬告清河王元怿派自己毒杀皇帝。小皇帝年方十一岁,分辨力弱,信以为真,含糊许可。得到“圣旨”后,二人又找借囗把元怿骗入官内秘密杀害。当时很多人对清河王冤死痛惜,有些民众自发祭奠元怿。还有大臣想刺杀元叉为清河王报仇,惜未能得手,反遭杀害。北魏王朝最后的国家栋梁没了,只剩下一帮跳梁小丑得意忘形。

u=1222912336,1924071701&fm=26&gp=0_副本.jpg

元叉和刘腾刚舒了口气,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和清河王都是胡太后的宠臣,但对于胡太后而言,情人的重要性恐怕远比部下要大,说是半个精神支柱也不夸张。不管元怿如何想,胡太后感觉自己特快活。这个把满足欲望放在第一位的女强人,有很强的报复心。突然剥夺了她的幸福感,肯定会招致残酷的报。于是两人把心横,干脆连胡太后也一块控制住。

于是他们又诈称胡太后诏旨,说太后自己得病,还政于皇帝。俩人平时受太后宠信,百官非常畏惧,一时间也被搞懵了。太后还政于皇帝是迟早的事,提前归还似乎也不无可能。趁着百官的迟疑,元叉和刘腾带着兵进官把胡太后幽禁在北宫宣光殿。大门白天黑夜都不开。刘腾自己亲自掌管钥匙,任何人都不准见太后,包括孝明帝在内。

胡太后衣食俱废,挨饿受冻。她叹道:“养老虎吃自己,讲的正是我这样的人!”看来亲戚的忠诚度不见得高,任人唯亲保江山也不是靠谱的做法。话说小皇帝见不着老妈,碰到自己不能理解可在。独揽大权的元叉,更加胡作非为。任城王元澄之子元顺是个刚直不阿的人。当时官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可以说是众人皆知的潜规则吧。凡是文武百官有升职,必须到元叉家致谢。来客欢迎带厚礼,送礼不收小东西。元顺当上给事黄门侍郎后,却没去元叉家意思意思。

元叉对此非常恼火,立即把元顺弄到外地当刺史去了。不懂孝敬的,再有本事老子也给你扼杀了懂得人情世故的,就是把天捅破,老子也罩着你。廷尉坪山伟因奏记元叉“美德”,即被擢为尚书二千石郎。大臣崔暹镇压起义失败,理当上军事法庭,但他送了元叉田园和女妓,元叉便装作没有这事。元叉的老爸江阳王元继,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元继常与妻子滥用人事任免权索取贿赂。上至牧守令长,下到郡县小吏,不够“意思”不准赴任。这些官吏为捞回损失,在辖地拼命搜刮民脂民膏。贪污利益链就这样形成了。更可恨的是,元叉以“四方多事,国用不足”为由,下令百姓预交六年的租调。国库空虚,那还不是元叉一党中饱私囊搞起的。把自己贪腐造成的空缺转嫁给已经苦不堪言的百姓,国家不出乱子,那就奇了

正光五年三月,北方六镇、关中及河北一带都发生了大大小小的起义。元叉失去了刘腾这颗外脑,不过是一个利令智昏的莽夫,他根本没有本事摆平遍地烽火。孝昌元年二月,领车将军元叉晋升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他爸京兆王也水涨船高,做到了太尉公侍中、太师、录尚书事、大都督,节度西道诸军,即北魏西方方面军司令。

元叉,小字夜叉。飞龙在天后面紧接着亢龙有悔。夜叉飞天太久,不接地气不读书,智商更加低了之前孝明帝元诩年纪小不懂事,姨夫元夜叉哄得他团团转。元叉说胡太后对国家有罪,元诩还真以为亲妈做了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祖宗对不起社会的事,强忍着思念,不见胡太后。现在元诩进入青春叛逆期,自主意识也强了,他渐渐发现不对头说我老妈有罪,夜叉姨夫好像贪污淫乱、残害忠良啥都敢做,岂不是更加危害江山社稷?分明是要坑我母子,自己好掌大权捞油水。不行,我要救出母亲,打败元叉被软禁的胡太后,敏锐地察觉到翻盘的机会。

这天,胡太后与儿子元诩抱头痛哭时,耳边传授着对付元叉的武功心法。参与合谋的还有北魏丞相高阳王元雍。元诩人小鬼大,反复跟夜叉姨夫请求见见母亲。十几岁的青少年,装装可怜卖卖萌,是用不着演技的,绝对真情实感的本色表演。

u=2357090914,2412577651&fm=26&gp=0_副本.jpg

元叉被央求久了,心也逐渐软化。倒不是他同情心富余。原先隔离皇帝和太后,是想夺去皇帝智力正常发展的机会,也避免胡太后串联旧部反水。现在自己大权在握,用不着再担心什么。儿子见妈,天经地义,想见就见吧。元叉下令解除了刘腾在世的颁布的两宫戒严令,让小皇帝和胡太后自由走动。

恰在此时,大贪污犯元义捅了—个大篓子。他推荐元法僧出任徐州刺史。不料,元法僧叛变了,原来元法僧觉得元叉折腾得太过分,迟早会完蛋。与其依附权臣,不如自己创业。元法僧另立中央,国号为“宋”,改元“天启”,几个儿子都封了王:同时部署将帅,调集兵马准备跟北魏朝廷叫板。朝廷虽腐败,但该维稳的时候绝不含糊。元法僧是个耸包,见朝廷大军来到顿时拉稀,投降了。胡太后数次提到此事,元义为此追悔莫及脸红得跟铁锅的虾子似的。

在胡太后和孝明帝的建议下,元叉自请解除领军职务,以示处罚。其实太后和皇帝的意图,就是把他和禁卫军分离,让他没法枪杆子里出政权。元叉觉得自己虽然没了兵,但党羽林立,不会有危险很快,胡太后复出,再次临朝摄政,下诏降罪元叉、刘腾。元叉被贬为庶人,刘腾早已作古,只得追削他的官爵。雪中不送炭,墙倒众人推。有人趁机为清河王元怿鸣冤,要求诛元叉,戮刘腾尸。还有人说元叉要谋反,太后和陛下要早作打算。此议正中胡太后下怀。

孝昌二年,胡太后借此下令发掘刘腾墓,将刘腾骸骨撒露于野。刘腾的家产全部被没于官,其四十余位养子也被诛杀殆尽。至于元叉他个全尸,鸩酒伺候胡太后考虑到其妺的缘故,还是追赠妹夫元叉为侍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尚书令、冀州剌史。反正人都死了,权当满足一下元叉贪恋权位的虚荣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