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班超带着36人闯西域 靠着个人胆略和天才的外交手段 火烧匈奴营帐 剑斩异国巫师 征服西域三十一年

时间:2019-11-08 07:22编辑:采集插件

班超不甘于为官府抄写文书,投笔从戎,随窦固出击北匈奴,又奉命出使西域,一入西域就是三十一年,分化、瓦解和驱逐匈奴势力,战必胜攻必取,收复西域五十余国,为西域回归,做出了巨大贡献。

\

公元32年,班超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班彪,立志续补司马迁的《史记》,作《后传》65篇;他的哥哥班固和妹妹班昭,编纂汉代史书,成就了史家巨著——《汉书》。按理说,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班超也该是舞文弄墨之人。可他偏偏与父兄不同,是一个有壮士之志的人。

公元62年,他和母亲跟着做官的哥哥来到洛阳,因为家里穷,需经常为官府抄书以贴补家用。有一次他写烦了,把笔一扔,说:“大丈夫应该像傅介子、张骞那样去西域建功立业,以取封侯,怎么能天天在笔砚周围转悠呢?!”这就是成语投笔从戎的出处。后来,班超特地到相面师那里看相。相面师对他竖起大拇指:“你长着像燕子一样的下巴,这是要远飞之兆;有像老虎一样的脖子,是食肉之命,这就是万里封侯的面相。”班超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公元73年,机会来了。当时汉朝政府派奉车都尉窦固等人统领四路大军征伐北匈奴,班超跟随窦固出征,任代理司马。他作战勇敢,曾奉命率领一支军队攻打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伊吾,斩了很多敌军的首级回来。窦固很赏识班超,命他带郭恂等36人出使西域诸国,主要是联络感情,孤立北匈奴,打通汉朝通往西域的丝绸之路故道。

于是,领着36人的小部队,班超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经过艰苦跋涉,他们越过宽阔的盐泽,到达了鄯善国。当时鄯善不仅是汉朝通往西域南北两道的中转站,也是战略要地。打通鄯善,左可以进而争取匈奴控制较弱的南道诸国;右可以威胁倒向匈奴的北道诸国。

此时汉朝军队刚大破匈奴,所以班超等人一来,原本依附匈奴的鄯善国王很热情,经常对班超等人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表现出想要归顺汉朝的样子。但是没过几天,鄯善国王突然变得疏远起来。班超凸显出外交家的灵敏,他猜测一定是匈奴使者来了,于是他把照顾他们的鄯善人叫过来询问,侍者慌张之下就讲出了实情。

班超把同伴们召集到一起喝酒,待酒酣耳热之后说:“兄弟们到这么远的地方来,都是想立大功以求富贵荣华的,可是匈奴的使者才来几天,鄯善国王就对我们疏远了,如果他把我们绑到匈奴去,我们该怎么办?”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如今到了危亡的境地,唯您马首是瞻!”最后,班超决定带着这些人火攻匈奴营地。

入夜,班超带领士兵奔袭匈奴使者营地。他指派10人专门负责擂鼓,告诉他们以火攻为号,见到火起就擂鼓并大声呼喊,其余人都带上武器埋伏在门的两旁。班超顺风点火,火借风势,瞬间匈奴使者营地一片火海,擂鼓手拼命擂鼓大喊,把匈奴使者给吓蒙了,以为来了好多敌人,四散奔逃,埋伏在两旁的士兵顺势攻杀。班超亲手击杀3人,其他人也杀了30余人,剩下的匈奴人全被烧死。

班超击杀匈奴使臣后,把人头摆在鄯善国王面前,鄯善国王无言以对,只有归附汉朝,并把自己的儿子送往汉朝,作为质子。班超回去将这次胜利向窦固作了汇报。窦固很高兴,详细地向朝廷奏报了班超的功劳。汉明帝当然更高兴,任命班超为司马,派他再次出使西域。

\

班超第二次出使,自然比第一次更受重视,窦固想给他增加人马,但班超认为36个精兵强将足矣,人多反而是累赘。当时西域小国每个国家人口很少,士兵也少,很多国家也就有上百或数百人的军队,所以班超很有信心。班超这次来到了关键的一站——于阗。于阗是丝绸之路南道上的一个大国,此时已攻破南道上的另一个大国莎车(现新疆喀什地区)。因此国王广德趾高气扬,对班超十分冷淡。

于阗的巫师就更肆无忌惮了。当时于阗国迷信巫术,认为巫师地位崇高,是天神和王之间沟通的桥梁。有一天,巫师说:“天神发怒了,你们为什么要与汉朝亲近?汉使有一匹浅黑色的马,赶紧把这匹马牵来祭祀天神,否则就要大祸临头!”在中国古代,贡献祭祀品,本就有臣服的象征意义,所以巫师的态度很明显,就是想要让于阗与汉朝决裂。

班超很镇定,他答应可以把马献出来,但必须得是巫师自己亲自来取马。等到巫师大摇大摆地进来,班超手起刀落,提着巫师的人头去见广德。广德早就知道班超在鄯善诛灭匈奴使者的事,这次一看通神的巫师他都敢杀,大为惶恐,于是就乖乖归附了汉朝。班超代表汉朝政府,重赏了广德和他的臣下。于阗一降,南道的其他小国纷纷归附。

公元74年,班超率部到达疏勒。疏勒位于南北两道的汇合点上,是汉朝连接中亚的通道,打通它,丝绸之路才能完全畅通。而此时的疏勒,被北道大国龟兹控制着。龟兹杀死疏勒国王后,另立龟兹人兜题为疏勒王。兜题统治残暴,很不得民心。班超掌握这些情报后,率部走小路到了距离兜题所居住的盘橐城90里的地方,然后派部下田虑去劝降兜题,还说如果兜题不降,就捉拿他来。

田虑只身一人来到王宫,劝降兜题。兜题一看他身材弱小,哪里肯降?田虑出其不意,突然跃上前去,把兜题捆绑起来,因为太过突然,兜题手下人惊慌失措,四散奔逃。兜题被擒,班超立刻策马进城,召集疏勒官员,立原来国王的侄子为疏勒国王。疏勒人非常高兴,希望班超杀掉兜题,这时候班超又显示出了外交家的智慧,说:“杀掉兜题是很容易的,但是反而增加龟兹和疏勒的仇恨,不如把他放回去,让龟兹人知道我们的仁义。”于是班超就把兜题送回龟兹,在西域诸国赢得了美名。

此时,汉朝对北匈奴的战事也节节胜利,并重置西域都护和戊、己二校尉。由此王莽之后撤销的这些机构又再恢复,东汉与西域各国的使节、商人不绝于途,丝绸之路重又繁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