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杨修的死因是什么?从杨修之死看汉魏嬗代!

时间:2019-12-02 22:57编辑:采集插件

  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杨修之死的真相,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世说新语》里所记载的杨修形象颇为“轻狂”,这一点被罗贯中所继承并加以发挥,所以我们看到《三国演义》里的杨修同样是恣肆逞才。但是小说却有意隐去了《世说新语》中所认为的杨修之死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卷了入曹丕曹植兄弟的立嗣之争。罗贯中在文学作品中大力渲染杨修“恃才傲物”,好几次让曹操难堪,因此招致了杀身之祸,最终死于曹操的“嫉贤妒能”。《三国演义》的这个做法当然是为了服务于小说主旨,是出于塑造曹操“奸雄”形象的需要,而并非历史的真实。

image.png

  《世说新语》虽然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但是关于杨修的死因也流于表面

  历史上真实的人物和事件,往往具有比文学作品更为复杂和深刻的内容。即便具有很高史料价值的《世说新语》,在“杨修之死”这个问题的解释上,其实也显得有些平面化。杨修之死固然是因为卷入了曹氏夺嫡之争,但是杨修的死又远不止参与曹氏内部权力斗争这么简单。既然杨修当然并不是死于曹操的“嫉贤妒能”,又不止是卷入“曹操立嗣”这么简单。那么,杨修之死的背后到底还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呢?

  在笔者看来,杨修之死跟他本人的政治立场有直接的关系,也是汉魏嬗代历史进程中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它标志着以世家大族为支柱的东汉政权的彻底败亡,同时也预示着汉魏嬗代的必然到来。

  一、曹操对于杨彪杨修父子的拉拢

  陈寿在《三国志》里对曹操有一个总结性的评价,“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揽申、商之法术,该韩、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这里陈寿看到了曹操在政策层面是“申商法术”,这是曹操打击以“儒”为特征的世家大族的一面。陈寿的这个看法,我们不能说他错了。然而在《魏书·卢渊传》里,孝文帝答卢渊表里有“曹操胜袁,盖由德业内举……定非弊卒之力强,十万之众寡也。”这样的说法。孝文帝对于曹操崛起的理解,比起陈寿来,显然层次更高,已经涉及到社会政治的深度。

image.png

  曹操用人,对“德”并不十分在意

  曹操“德业内举”,按照田余庆先生的说法,其实就是他对于东汉以来,在朝野都具有巨大影响的世家大族这个社会阶层,有一个比较清醒客观的认识。由此,曹操对待这个阶层,采取的是一个适度而又有效的弹性政策。

  和田老观点相似的,还有徐杨杰在《中国家族制度史》一书中所提出的“东汉政权是一个世系大族公卿满朝的政权,曹操夺取这个政权时不得不承认这个既成事实。为了巩固统治,曹操也必须吸收一些强宗大族在朝廷任重要官职。”

image.png

  世家大族在汉末政治中,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存在

  关于曹操对待世家大族的态度,田徐两位所见略同。我们考察曹操对待杨彪杨修父子的态度,这一点也能得到印证。弘农杨氏,是东汉以来的超一流家族和第一等高门,并且在汉末还和另外一个超一流家族汝南袁氏还有姻亲关系,而杨修便是杨氏和袁氏联姻的后代。杨修之父杨彪又是汉末的太尉,在这种情况下,杨修与其父的社会影响力就可想而知了。

  因为杨彪出身东汉最有声望的高门大族,世代忠于汉室。杨彪的先祖从杨震开始,世代和宦官进行激烈的斗争,世代也都以清流自居,对曹操这种“赘阉遗丑”本来是十分鄙视的,根本不可能心悦诚服地接受曹操的统治。曹操对此也早就心知肚明,其实曹操对于杨彪为首的世家大族势力一直十分忌惮,想杀杨彪之心早已有之。

  《后汉书·杨震传附杨彪传》:

  “时袁术僭乱,操托彪与术婚姻,诬以欲图废置,奏收下狱,劾以大逆。”

  从这条史料可以看到,曹操杀杨彪之心早已有之,只是未得借口,最后只能以袁术和杨彪的姻亲关系勉强处置杨彪。但是即便如此,曹操依然遭遇了来自己方势力内部的强大阻力。孔融以杨彪“四世清德,海内所瞻。”提醒曹操杨氏的巨大影响力,并且警告曹操说“横杀无辜,则海内观听,谁不解体!”,甚至还以为自己“明日便当拂衣而去,不复朝矣。”作为进一步的威胁。曹操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作罢。

image.png

  曹操最终不敢妄杀杨彪

  更为讽刺的是,袁绍和杨彪、孔融等人也有矛盾,曾经在建安三年(198年)给曹操去信,想借曹操之手除掉他们,然而曹操依然不敢轻举妄动。

  《三国志·武帝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