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汉朝写字用纸吗?从西汉到东汉我国造纸业的发展!

时间:2019-09-29 14:03编辑:采集插件

  汉朝写字用纸吗?从西汉到东汉我国造纸业的发展!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西汉劳动人民在制作丝纸的基础上,经过改进发明了麻纸(如灞桥纸,罗布淖尔纸等)。不过,当时造纸业,产地有限,产量不多。因此,这种麻纸暂时还缺乏与简、帛竞争的力量,社会仍以简牍和缣帛为主要的书写材料。

image.png

  一、竹简、缣帛、麻纸同时使用的汉代

  竹简笨重,使用不便。如汉武帝刘彻登基做皇帝之时(公元前140年),有个名叫东方朔的齐国人,用竹简给武帝写了一个“奏本”,奏本中“文辞不逊,高自称誉”,用了竹片三千枚。管事的官儿只好派两个人抬进宮去。这一大堆竹简,刘彻依次读下去,两个月才看完(《史记滑稽列传》)。另外,竹简存放的时间不能太久,否则容易裂损。穿简的绳索一断,竹片散乱,不可收拾,使用和保管都不能令人满意。

  缣帛与竹简相比,虽然具有柔软、平滑、轻便,易于运笔等优点,但是,帛的价钱昂贵,且不易久存,难以普遍推广使用。汉代一匹缣帛(2.2×40汉尺)的价钱当时可买六石(720汉斤)大米。在贫富悬殊的封建社会里,普通的“布农之士”哪能用得起缣帛呢?而且在缣帛上写的文章,查阅一处要将全幅慢慢展开,耐心寻找,又不便核对,使用起来也麻烦。故后汉书写道:“缣贵而简重,并不便于人”。

image.png

  1973年至1974年初,先后在湖南长沙马王堆一号和三号西汉墓葬中发现了九百多枚竹简,同时还出土了十二万多字的帛书以及五幅精美的彩绘帛画。这反映了在汉代我国南方使用竹简和缣帛情况。

  纸作为一种新的书写材料,兼有竹(简)木(牍)价廉,缣帛表面平滑的优点,又没有竹木笨重,缣帛昂贵的缺点,纸可以抄得像绢那么薄,量小质轻,便于携带,价钱便宣,利于普及;同时也适于书写,是记事的好材料。因此,纸在初制时期虽然质量较差,但仍受到群众欢迎。

  由此可见,我国汉代是同时使用竹简、缣帛和麻纸等书写材料的。

image.png

  二、“额济纳纸”的发掘,东汉时期麻纸已经流传到了边远地区

  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简、帛与麻纸相比,缺点日益突出,而麻纸的优点日益明显。

  西汉末年,以绿林、赤眉和铜马军为主力的农民起义,打击了封建统治,促进了社会生产的发展。手工业也随之活跃。造纸在民间少量制作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东汉中期,“尚方”中的工匠利用树肤(皮)、麻头、敝布(旧布)、渔网等为原料,生产了一批质量较好的纸张,提高了造纸业在社会上的地位。

  1942年在当时的内蒙额济纳河岸旁的汉代烽火台下,发现了一张古纸,被命名额济纳纸。据报道,这张纸已经揉成团,上面写了六、七行字(不全),纸质粗厚,帘纹模糊,经鉴定是麻纸。在同一地点还发掘到七十八枚木牍,从上面所记的内容判断可知木牍大都是东汉永元五至七年(公元93至95年)的兵器登记册,其中也有一根永元十年(公元98年)的“邮驿”(古代送信的转递站)记录。故有人认为这张纸当是公元九八年的故物。

image.png

  由于这张纸并不是跟木牍一起同时出土的,虽然在同一地点,但是土层的部位不同,如果以木牍上的年号断定纸的年代,似欠严密。而且,木牍可能不会是当年登记、当年作废。只有在放弃烽燧之后,烽燧里的物品才被埋进土里。

  査《后汉书西羌传》,卫戍额济纳的汉兵,应当是永初元年至四年(公元107至110年)在西羌等族“残破并凉”的那个时候撤离的。又根据纸上的残字推测,这张纸最迟大约是在永初三、四年(公元109至110年)被处理后埋到沙漠中(《科学通报》1955年10期)。“额济纳纸”被发掘出来,使我们了解到东汉时期麻纸已经流传到了边远地区。

image.png

  三、“旱滩坡纸”的出土,东汉晚期的造纸技术有了较大的进步

  1974年1月8日我国甘肃省武威县的旱滩坡地区,发现了一座东汉晚期的墓葬。在清理过程中收集到男女尸各一具(衣着已烂,仅存骨架)和三十件器物,并出土了若干片东汉古纸(《文物》1977年1期)。它们被称为“旱滩坡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