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贾岛:苦吟诗僧,瘦岛诗奴 行走在尘世间的吟苦诗人

时间:2019-09-29 03:09编辑:采集插件

贾岛是唐代诗人,人称“诗奴”,与孟郊共称“郊寒岛瘦”,自号“碣石山人”。据说在长安的时候因当时有命令禁止和尚午后外出,贾岛作诗发牢骚,被韩愈发现才华,并成为“苦吟诗人”。后来受教于韩愈,并还俗参加科举,但累举不中第。唐文宗的时候被排挤,贬做遂州长江县主簿。唐武宗会昌年初由普州司仓参军改任司户,未任病逝。

下载.jpg

大唐元和年间,京城长安。第N次应试的贾岛,依然信心百倍,豪情万丈。前半场很顺利,贾同学甚是满意。到了赋诗环节,要求以“蝉”话题,除诗歌外,不得使用其他文体。贾岛嘴角掠过一丝微笑:“论写诗,谁的基础有我牢,呦,呦,切克闹——”大脑却在飞速旋转:有唐以来,最出彩的两首咏蝉诗,除了虞世南的“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自信雍容,呼之欲出,就是骆宾王的“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郁闷压抑,令人窒息。

想到自己这几年的苦逼经历,也和骆宾王相差无几,贾岛不禁悲从中来,大笔一挥,开始答题。几番推敲,终于定稿:病蝉飞不得,向我掌中行。拆翼犹能薄,酸吟尚极清。露华凝在腹,尘点误侵睛。黄雀并鸢鸟,俱怀害尔情。——《病蝉》

走出考场,考生们相互打探消息,听闻贾岛答了这样一首诗,都说其必死无疑。果然,不出几日,贾岛便因“吟病蝉之句,以刺公卿”,被朝廷评定为“无才无德之人”,并冠以“考场十恶”的骂名。就酱,贾岛用自己瘦骨嶙峋的双手,活活堵死了科举之路。

下载 (2).jpg

“下第只空囊,如何住帝乡……”冷风飒飒,枯叶纷飞,落榜的贾岛,一边吟诵诗句,一边唉声叹气。“贾兄为何如此感慨?”屋里走出一位书生,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庆馀老弟刚刚及第,春风得意。哪里像我,多次下第,郁闷之极。”贾岛走到梧桐树下,抚摸着那头瘦驴,又是一声叹息。“论成败,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刚刚拜读《剑客》,觉得贾兄依然满腔热血。”朱庆馀继续安慰贾岛。“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因为功力太差,只得取消原计划。”贾岛一声苦笑,开始自嘲。

朱庆馀见其心情好转,便小心翼翼地试探:“我一直不明白,贾兄的才华,决不在我之下,这次为何名落孙山?”贾岛从怀中掏出一张便笺:“昂,这是我的应试之作。”朱庆馀接过一看,倒吸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黄雀、乌鸦,都想加害你这只病蝉?”“那是,总有赃官想害民”,贾岛越说越激动,一脚踢开了路旁的小石头:“我都记不清考了几次,每次都因受人排挤,未能及第。不就是因为我不屑于炒作,也不愿意行卷拜码头吗?”

朱庆馀没有继续言语,他心里清楚,自己连续科考落第,这次侥幸中举,全靠水部郎中张籍的引荐和帮助。开考前,他曾写下一首绝句呈给张籍: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近试上张籍水部》昨夜刚刚洞房,今早须拜公婆,梳妆打扮后,悄悄问丈夫:“我画的眉毛,颜色深浅是否合适,样子是否时尚?”

朱庆馀以新娘自比,将参考前的这一份忐忑和期许,刻画得入骨三分,深得张籍好评,很快得到了回应: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酬朱庆馀》哎呀,别管人家穿的衣服有多贵重,香奈儿、爱马仕还是巴宝莉,你的天生丽质和一曲菱歌便是天下无敌。两人一唱一和,珠联璧合,成为了文坛佳话。

一时间,朱庆馀名满京城,很快就成为了天子门生,从此一帆风顺。试想一下,若是贾岛有朱庆馀这般机智灵活,或许早已金榜题名。可他偏偏就是一个木头人,不解风情。

u=3581034084,3049856019&fm=26&gp=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