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开国上将赵尔陆:一生为人民服务,晚年累死在工作岗位上,只留下一张穿上将军服与家人的合影

时间:2019-09-30 09:06编辑:采集插件

我国开国上将中有许多为人民服务,一生清廉的将领,今天我们说的这位开国上将赵尔陆,就是其中一位,他一生为人民服务,晚年累死在工作岗位上,只留下一张穿上将军服与家人的合影。

赵尔陆于1905年6月4日生于山西崞县(今原平县)北三泉村。早年在太原进山中学 赵尔陆 赵尔陆 就读。高中毕业。 1926年参加西北革命同志同盟会,积极从事革命活动。 1927年初,赵尔陆进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教导团,后随部队开赴江西,参加了周恩来、朱德指挥的八一南昌起义,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1月,赵尔陆在朱德、陈毅的指挥下,率部参加了攻打宜章城的战斗。1928年冬,赵尔陆任红四军二十八团辎重队队长。 1930年1月,任红四军一纵队教导队党代表。6月任第一纵队二支队党代表、支队长。10月支队改称团,任红四军十师二十九团政治委员、团长。

4042b3aef9aa4286b3f5d29498c522f7_副本.jpg

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叫尔昌,一个叫尔泰。

赵尔陆在建国后位高权重,工资也比较高,所以为了帮哥哥分担压力,就把几个侄子、侄女都接到了自己家,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

不过,赵尔陆虽然位高权重,但却给孩子们下了铁命令:“我的权力是人民给的,只能用来为人民服务,你们谁也不要有沾光的思想,否则就别进我这个家门!”

赵尔陆有专车和司机,但是孩子们从来不知道坐专车是个什么滋味儿,上学时,年纪小的坐公共汽车,年纪稍大点就骑自行车。赶上下雨天,司机想开车去送孩子们上学,赵尔陆坚决制止,说:“别人家的孩子能走,他们为什么不能走!”

等孩子们长大后,要参加工作了,赵尔陆也从来不帮他们说句话,而是对孩子们说:“我当然有能力给你们安排个好工作,但我不能这么做,你们分配到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凡事要靠自己的努力。”

他的一个侄子赵拴龙从军校毕业后,要进入部队了,凭借赵尔陆的地位,帮他谋个好职位自然是不在话下的,但每次叔侄俩见面,都从来不提这件事,赵拴龙也知道叔叔的脾气,根本没有开口找叔叔帮忙,而是从部队基层一步步干起,最后成为我军少将。

有意思的是,在这期间,赵尔陆经常邀请侄子来他的部队参观访问,还经常自掏腰包来招待他。要知道,赵尔陆可是出了名的节俭,怎么会舍得“请客吃饭”了呢?其实,这顿饭可不光是为了吃而吃,每次侄子来了以后,赵尔陆总是向他详细打听部队基层的情况,从而针对战士们的生活现状来管理部队。感情赵老这是把侄子当成了自己的“情报侦查员”啊!

c995d143ad4bd1131597216acea5f40a4bfb051b.jpg

有一次,叔侄俩谈到了入党的问题,赵拴龙说自己还没有入党,并解释说自己所在的单位革命气氛不够浓厚。赵尔陆一听就不乐意了,批评他说:“入不了党只能怪你自己修行不够,怎么能找外界的客观原因呢?要知道,党的大门是对每个人都开放的!”

赵尔陆不光对自己的侄子侄女要求严格,对自己的孩子更是不含糊。赵尔陆没有亲生子女,只有一个养女,叫赵珈珈,晚年时对记者说:“别人都以为我们会跟着父亲沾光,其实我们比普通人家的孩子都不如,只能靠自己努力。”

在上世纪60年代初,家里没什么菜吃,上顿萝卜,下顿萝卜,让赵珈珈看到萝卜就想吐,后来忍不住抱怨了几句,赵尔陆一下子火了,拍着桌子厉声说道:“这样的饭菜已经是农村人的年夜饭了!就连主席吃的也都是粗粮,你不知道咱们国家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说罢离席而去。

赵咖咖说,长这么大很少有看见父亲如此动怒的时候。其实仔细想想也不难理解,身在后勤部门多年的赵尔陆,对于粮食问题自然是相当敏感,当时全国度饥荒,能吃得上饭,已经比很多老百姓幸福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赵尔陆本人同样非常低调,据赵珈珈回忆说,父亲虽然是开国上将,但从来没见过他穿军装,而且拒绝写回忆录,不允许记者宣传他的事迹。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革”爆发,兼任国务院国防工办主任的罗瑞卿在运动前期即被定为反党分子而打倒,他承受不了这样的屈辱,从楼上跳了下来,成了终身残疾;国防工办常务副主任赵尔陆自然而然就成了运动的“替罪羊”,成为国防工业战线上的斗争对象。“彭黄漏网分子”、“破坏国防工业”的大帽子压在赵尔陆头上,造反派高喊打倒的口号声每天在高音喇叭里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