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历史名将班超是个怎样的人?班超是如何凭以一己之力打通西域的?

时间:2019-10-01 07:00编辑:采集插件

班超为人有大志,不修细节,但内心孝敬恭谨,审察事理。他口齿辩给,博览群书。不甘于为官府抄写文书,投笔从戎,随窦固出击北匈奴,又奉命出使西域,在三十一年的时间里,收复了西域五十多个国家,为西域回归,做出了巨大贡献。官至西域都护,封定远侯,世称“班定远”。

\

人们往往在生活中只认识第一名,对第二名往往是忽略不计。班超,在西域的开发中就是处于第二位的,因此,班超对西域做出的功劳就鲜为人知了。西域地区当时是在北匈奴的统治之下的。在楚汉相争的时候,刘邦和项羽都无法分出精力关照北方的劲敌,就这样放任它了。而匈奴外无劲敌,内部不断地兼并、融合,他们的势力和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开始对中原地区虎视眈眈。在汉初的时候,因为多年的战争国力不足,实行休养生息的政策,对外更是以和亲为主的怀柔政策。汉王朝在匈奴面前完全抬不起头了。

智谋无敌的班超。在73年,班超弃笔从戎,随军战争,而到军旅的班超,没有文人惯有的娇气以及清高,与军队同吃同住,钻研军事规律及策略。他的军事才能也被窦固所看好,提拔了他并且派遣班超与郭恂一起出使西域,在到达鄯善王的领域之后,班超敏感地发现事态不对,果断地做出决策,当夜率领小股部队夜袭北匈奴使者的驻地。而第二天郭恂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心生妒忌,班超又将功劳分于其一般。此外,还收归了鄯善王。汉王朝在边疆的稳定又多了一股助力。

再次出使,恢复西域与汉王朝的联系。在第一次出使西域成功归来之后,皇帝十分看重他的才能,于是,派遣其至于于阗国。于阗国在当时可谓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虽然明面上是汉朝的归属国,但是实际上允许北匈奴驻扎并且实际上大权落于北匈奴之中。北匈奴的使者在这时也是与班超有不共戴天之仇,做了一场巫术之后,要求于阗王寻来一匹可以用于祭祀的马匹,但是,北匈奴既然已经听闻过班超的威名,于阗王当然也掌握这个情报,于是当天就把北匈奴的使者杀尽以表忠心。至此,西域和汉朝的联系也从中断的状态恢复了联系。

\

“班定远”可非浪得虚名。在震慑了于阗国之后,我们的主人公班超又谋划着向远处开路了。而这时,大月氏因不满于班超拒绝和亲一事密谋攻打班超,当时大月氏的军队数量是处于绝对优势的,但是因为没有正确地预估军事的需粮以及补给力度而导致进退两难的地步,班超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却主动求和,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式又为汉王室赢得了一个强大的外部助力。在永元三年之后,班超依次平定各国,威震边疆,从此边疆都安定了下来,而汉朝前夕张骞开拓的丝绸之路也在班超的不断平定之下开始慢慢拓展了商路,并且,这条商路的安全系数也提高了不少。

人们往往只能看见知名者的光鲜亮丽的一面,而自动把人物内在的以及背后的努力所掩盖。班超在学生时代可是勤奋好学的三好学生,放在如今说不定能来个国家励志奖学金吧!班超在家的时候,不耍读书人的架子,而是对于苦力活亲力亲为,不把农活看作是下等事情,同时,他对于书籍十分渴求,博览群书。而他的为人又十分谦虚谨慎,虽然不够心细,但却胸有大志。

古者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或许就是这一类。与此同时,他还善于抓住国家的政策,汉王朝当时是想要“断匈奴右臂”,一个王朝怎可以被边疆少数民族牵着鼻子走?汉代终于觉醒了,而班超,似乎就是为这个时代而生的。班超,一位智者,一位读书人,更是一位爱国的军事家。

\

当西汉在西域的开拓已成往事,历史的车轮又滚滚进入了东汉时代。这时西域的局面也不断变化,风云激荡的时代舞台,也在呼唤着新的英雄。在这样的背景下,耿恭和班超等人先后登场,呼应了时代的召唤。

两汉之交的乱局

西汉末年,有着儒家原教旨主义气息的王莽篡位建立新朝。为了显示新政权的威严,贬低四夷、抬高中原,王莽对周边各族乱下诏令。他强迫四夷的君王改名、降爵、换印,对他们强加侮辱性的冠冕和爵位,极度不尊重各族的文化和地位。

王莽这样无端挑衅,破坏了平静的民族关系,引起各族的极端不满。面对西域各国的怒火和匈奴的虎视眈眈,就连驻扎西域的汉军都觉得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受到了空前的压力。

公元10年,车师国后王就准备率部投降匈奴,但被西域都护但钦发现后斩首。由此汉军和西域人的关系开始紧张起来。随后,西域屯田军的将领陈良、终带和韩玄等人,阴谋投降匈奴。他们先是制造假情报,宣布匈奴十万骑兵来攻,让汉军趁机到各个堡垒亭障中设防。然后带着叛军围攻都护的官邸和住处,最后杀死了生病的西域都护刁户。

最终,陈、钟二人自号“废汉大将军”,挟持西域驻军及其家属2000多人,投降匈奴。匈奴单于封两员叛将为乌贪都尉,安置在河边屯田。王莽虽然派人以重金买回了两人处死,但其余的汉军与家属, 则以一个部落的组织形式留居匈奴当中。

为了挽回颜面,王莽派遣五威将王骏和西域都护李崇等出使西域。王骏在公元16年12月经玉门千秋隧,从第二年正月开始出塞调集军队、筹集粮秣。全军兵分为两路,一路由王骏、李崇自将,约200人。从鄯善至尉犁,会同莎车、龟兹、尉犁等西域诸国兵,共7000人。公元17年6月,这支部队进击焉耆,却遭到伏击。最后在同年11月,王骏全军覆没,李崇在击败了敌军的老弱残兵后,保住了龟兹的都护府所在地乌垒城。总体上看汉朝在西域的军势大衰。

借着这个机会,以往夹在汉匈两边的墙头草西域诸国,现在也开始了有了自己的立场。西域诸国开始了自己的统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