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澶渊之盟是政治的妥协 澶渊之盟真的是耻辱条约吗?花钱买和平究竟是否耻辱?

时间:2019-11-08 08:06编辑:采集插件

澶渊之盟是北宋和辽国在经过二十五年的战争后缔结的盟约,此后宋、辽之间百年间不再有大规模的战事,礼尚往来,通使殷勤。促进了宋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有利于中华民族的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民族融合。那么澶渊之盟花钱买和平是否耻辱?

u=354687577,4030269728&fm=173&app=25&f=JPEG_副本.jpg

城下之盟,春秋之耻

公元1004年,辽军大举入寇,铁骑兵锋直指黄河边的澶州城,距离首都东京不过咫尺之遥。黑云压城城欲摧,汹汹而来的辽军将太平天子宋真宗吓坏了。而他的臣子们呢?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在朝议中,他们甚至建议宋真宗出奔成都或者金陵,以免被辽军逮到。然而,宰相寇准坚决反对这种亡国的方案,他主张宋真宗御驾亲征,亲自坐镇澶州,与辽人决一死战。

在寇准的一直坚持下,宋真宗战战兢兢地率军到达了澶州城。天子降临,守城的宋军士气大振,不仅挫败了辽国骑兵的进攻,还幸运地用床弩一箭射杀了辽军主将。宋辽两国君主都认为此战是打不下去了,于是决定议和。历史上著名的《澶渊之盟》就在这种情况下签订了。从内容来看,盟约的内容分为以下几点:其一,宋辽止战,两国结为兄弟之国,宋为兄,辽为弟;其二,宋辽以白沟河为界;其三,宋朝每年向辽国输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是以为岁币;其四,双方在边境开设榷场,开展互市贸易。

一开始,宋朝君臣对此协定非常满意。宋辽双方实现了久违的和平,虽然燕云十六州并没有收复,但是好在自己的基本地盘并没有什么损失,至少没有割地。虽然,宋朝对辽国要付出岁币,但数量并不是那么多,相比于如同天文数字般的战费,花点岁币购买和平似乎很划算。更何况在宋辽贸易中,经济发达的宋朝处于出超地位,这些“小钱”最终都能赚回来。

然而宋朝君臣弹冠相庆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在经历了短暂的兴奋后,立即陷入深深的耻辱感之中。王钦若曾针对澶渊之盟向宋真宗进言: “ 城下之盟, 《春秋》耻之。擅渊之举, 是城下之盟也。以万乘之贵而为城下之盟, 其何耻如之”。在春秋时期,小国被迫签订城下之盟都是奇耻大辱。对于有着万乘之尊的宋朝君主来说,被迫签订城下之盟更是天大的耻辱。

宋真宗听闻此言,默然无对,他沉吟了一会便问王钦若:“那么如何才能洗涤这样的耻辱呢?”王钦若回答:“唯有封禅泰山, 可以镇服四海, 夸示外国”。无能的真宗竟深以为然。随后,宋真宗伙同王钦若等人,制造了“天书降临”的闹剧。由此可以看出,从澶渊之盟宋方当事人的心理状态来看,此盟约无疑是奇耻大辱。为了洗涤耻辱,宋真宗君臣不惜放下架子,装神弄鬼,四处封禅,声明自己的正统性,以期降低自己的耻辱。然而这些都不过是精神胜利法而已。

u=2288494669,1913555795&fm=173&app=25&f=JPEG_副本.jpg

宋辽对等,士人为耻

在澶渊之盟中,其中最重要的条款并不是交纳岁币,而是宋辽双方订下兄弟之盟。乍一看来,宋为兄,辽为弟,宋朝似乎占到了便宜。但从实质上来看,宋朝实际承认了辽国与自己的对等地位。这对于秉承中国传统“华夷观”的宋朝士大夫来说,无疑是天大的耻辱。在传统中国人的观点里,位于中原的政权无疑是华夏,而与之并立的异族政权无疑是夷狄。文化昌盛的华夏,天然具有对夷狄的统治和教化之权。从关系上来看,华夏自然是君,异族政权自然是臣,异族必须隶属或者臣服于中原政权。

在汉代前期,汉与匈奴也曾订下兄弟之盟,正所谓“南有大汉,北有强胡”。对此状态,汉代士人痛心疾首,深以为耻。贾谊认为汉与匈奴的对等关系,是“首足倒悬”的状态。作为“足”的匈奴,竟然居于作为“首”的汉朝之上,是非常不正常的状态。

澶渊之盟后,宋辽双方又出现了“首足倒悬”的状态,两国在国书中互称南北朝。对于恪守传统华夷观的宋朝士大夫来说,这无疑是天大的耻辱。因为宋朝在某种程度上,是放弃了“夏贵夷贱”的观点,放弃了自己是唯一正统政权的传统观念。对此,许多宋朝官员都牢骚满腹,例如直史馆王曾上言:“春秋外夷狄,爵不过子,今从其国号,足矣,何用对称两朝?”

对于宋辽的“兄弟之国”的关系,宋人也充满了耻辱感。就如王安石对神宗所说:“天命陛下为四海神民主,当使四夷即叙。今乃称契丹母为叔祖母,称契丹为叔父。更岁与数十万钱帛,此乃臣之所耻”。对于宋皇要称辽国太后为叔祖母这一点,王安石感到非常耻辱,是一种“屈己”的行为。

但是对于这样的状态,武力孱弱又极端恐惧辽人的宋朝,只能是无可奈何,默然接受。为了消解这种耻辱感,宋朝找出种种借口为自己的孱弱开脱。王旦曾评价:“国家纳契丹和好以来,河朔生灵,皆得安堵,虽每岁遗赠,较之用兵之费,不及百分之一。”从实质而言,这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若宋朝能战胜契丹,岂不是连这百分之一也不用付出?这些流传下来的自我安慰,成为后世人认为“澶渊之盟”并不耻辱的源头。

u=1841154240,2774731300&fm=173&app=25&f=JPEG_副本.jpg

盟约虽定,威胁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