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霍光把持朝政几十年 辅佐四位皇帝 死后霍氏一家被满门抄斩 如何评价霍光的一生?汉宣帝对霍光后人满门抄斩, 为何却还对霍光

时间:2019-12-03 07:22编辑:采集插件

霍光是西汉时期著名的权臣,独掌朝政几十年,辅佐汉武帝、汉昭帝、汉废帝、汉宣帝四个皇帝,,其中汉废帝、汉宣帝还是是他立的。霍光罢黜皇帝在中国历史上产生重大的影响,霍光和商朝的伊尹并称,成为左右朝堂,可以废立皇帝的代名词。然而在霍光去世的两年后,全家族被诛连。

下载 (1)_副本.jpg

出身外戚 早年得志

霍光,字子孟,河东平阳人,是武帝朝显赫一时的骠骑将军冠军侯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霍光出身于民间,之所以能进入朝廷,后来又得顾命之托,任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长达20年,离不开他与霍去病的特殊关系。霍光之父霍中孺,是一个县吏,曾在平阳侯曹寿府中当差。在这期间,他与曹府的侍女卫少儿私通,生下霍去病。霍中孺当差结束后回到家里,又娶妻生下霍光。

不久,卫少儿之妹卫子夫贵幸,被汉武帝立为皇后,霍去病也因为是皇后姊子而受到特殊尊宠。后来,霍去病为骠骑将军,一次在出击匈奴时,特地到平阳看望了生身之父霍中孺,并把年仅十余岁的霍光带到长安。霍光得兄之荫,频频升迁,先是为郎,后又迁为侍中。此时的霍光,可谓春风得意。

仕途艰难 小心谨慎

不过,好景不长。汉武帝元狩六年,一代名将霍去病英年早逝。他的逝世,使以外戚关系攀缘而进的霍光的仕途变得艰难起来。他此后任奉车都尉一职二十多年,虽然“出则奉车,人侍左右,出入禁闼”,身为帷幄近臣,但不能参与政事,没有实权,一直没有得到升迁。霍光失去了依靠,只得规规矩矩办事,养成了为人小心谨慎的习惯,连上朝人宫时都走同一路线,甚至停步的位置都固定不变。霍光的做法使满朝文武十分佩服,也赢得了武帝的信任。

征和二年,巫蛊之祸发生,卫太子死,武帝改立幼子弗陵为太子。后元二年春,武帝病危。他在床前任命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为车骑将军、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与丞相田千秋共受遗沼,辅佐幼帝。第二天,武帝崩,太子弗陵即位,年仅8岁,是为孝昭皇帝。

此后直到孝宣帝地节二年的20年中,霍光一直担任着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之职,是汉政权的实际掌权者和政策制定者。掌权前的霍光,“小心谨慎”、“资性端正”,掌政后的霍光,也正是依靠这一点,逐渐在汉中央政府中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并得到了多数人的拥护。

昭帝初即位时,宫中常发生怪事,霍光担心皇帝印玺丢失,于是召尚符玺郎,要他把所掌握的印玺交出来。尚符玺郎不肯,霍光想夺过来,尚符玺郎按剑说:“臣头可得,玺不可得也!”霍光非但没有因他顶撞自己而惩罚他,反而“甚谊之”,并于第二天下诏给此郎增加了两级俸禄。

在霍光废昌邑王立宣帝后,侍御史严延年上书劾奏霍光“擅废立主,无人臣礼,不道”。大家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但霍光并没有因此而加罪于他。霍光的“守正”,是从汉王朝的整体利益出发的,但这不可避免地触犯了一些人的局部、个人利益,引起他们的不满。霍光死后的第二年——汉宣帝地节四年,霍氏家族就遭到了灭门之祸。

下载_副本.jpg

知时务之要 与民休息

受命于危难之际

汉武盛世,尽人皆知。面对如此雄厚的物质基础,一贯好大喜功的汉武帝一改汉初各帝所奉行的黄老无为之政,对匈奴等少数民族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大规模战争。长期的战争,人力物力财力消耗严重;加以统治阶级贪得无厌,大大加重了人民的负担。汉武帝后期所面临的形势是:外部威胁大大减弱了,边地平静下来了,民族矛盾得到了缓和,但阶级矛盾和社会危机却空前加剧了。

随着这一形势的继续发展,到了汉武帝天汉二年,南阳、齐、楚等广大的地区都爆发了农民起义。汉武帝采取武力镇压的措施,暂时把这些反抗压了下去。这时的汉武帝,已经看到了隐藏着的社会危机,不过,他想把这一问题交给自己的儿子——戾太子去解决。但是,武帝与太子之间逐渐产生了隔阂与矛盾,被佞臣江充所利用,引发了“巫蛊之祸”,戾太子自杀。

尖锐的阶级斗争和数万人被杀的巫蛊狱案,迫使汉武帝反思自己登基以来的所作所为,并下决心改变自己推行了几十年的“外事四夷,内兴功利”政策。征和四年,搜粟都尉桑弘羊上书,请求在轮台以东屯田,继续开拓西域。但这次遭到武帝拒绝。征和四年三月,武帝“耕于钜定”。

之后,他又封禅泰山,对群臣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公开承认自己的过失,表示要实行与民休息政策,并利用桑弘羊上书的机会,下轮台哀痛之诏,深陈既往之悔,认为“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

转变政策的重大决定作出后,武帝又以年老多病之躯确定皇位继承人。他权衡再三,以自己最小的儿子刘弗陵为太子,并在临死的前一天,下诏以8岁的太子为皇帝。以“出入禁闼二十余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的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让他与金日磾、上官桀、田千秋、桑弘羊几人共同辅佐幼帝。二十多年的卧薪尝胆之后,霍光终于等来了展露才能的机会。

u=3911254003,2734944893&fm=26&gp=0_副本.jpg

轻徭薄赋,与民休息。

“昭帝之政治,即霍光之政治”。而且汉宣帝即位后,非但没有立即从霍光手中接过政权,后来又把霍光在昭帝时期的政策进一步推广,历史上有名的“昭宣中兴”,与霍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武帝以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并把他摆在几位顾命大臣之首,除了辅佐昭帝以外,最重要的也就是让他坚持轮台诏书,改变原来的“外事四夷,内兴功利”,实行与民休息政策,重振汉室雄风。

霍光始终没有忘记武帝的重托,他侍中二十多年的经验也使他懂得,只有彻底改革武帝已实行多年的政策,才能从根本上巩固汉政权。而他的主要政绩,也就在于坚决推行武帝末年重新登场的与民休息政策。

“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

霍光上台后的首要措施,就是解决武帝末年的民不聊生、“盗贼”并起问题。

禁苛暴。武帝时期,多用深刻用法之臣。他们“奸猾巧法,转相比况”,“所欲活则傅生议,所欲陷则予死比,议者咸冤伤之”。霍光针对于此,“行宽缓,欲以说下”,尽量减轻人民的负担。他常派官吏持节巡行郡国,问民之疾苦,并处理冤案与不称职的官吏;命令郡国的官员要以德养民,用教化的方法治理百姓。

止擅赋。在始元二年、四年、五年、六年,元凤二年(前79)、三年、六年,元平元年,本始元年、三年、四年,又多次下诏减免租税。力本农。始元元年春,昭帝即位后的第一个春天,年仅9岁的小皇帝“耕于钩盾弄田”。一个孩子能耕什么田?这是一种象征性活动,它表明了最高统治者对农业的重视。

始元六年春正月,昭帝再次耕于上林。汉宣帝本始四年,下诏曰:“盖闻农者兴德之本也,今岁不登,已遣使者振贷困乏。其令太官损膳省宰,乐府减乐人,使归就农业。丞相以下至都官令、丞上书人谷,输长安仓,助贷贫民。民以车船载谷入关者,得毋用传。”

“议盐铁而罢榷酤”。

霍光执政后的昭帝时期,虽进行了不少旨在恢复、发展生产的改革,但武帝财经政策中一个极为重要的方面——盐铁官营与均输平准却始终没有触及。这主要是由于御史大夫桑弘羊在武帝时曾经主管这些方面,并在支持武帝开边战争中起过极大作用。武帝晚年下轮台诏书,否定了他的意见后,桑弘羊仍然坚持自己的政见。于是,他成了反对轮台诏书、反对推行与民休息政策的代表人物。霍光上台伊始,政局不稳,百废待兴,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实力与桑弘羊较量。但数年之后,他们的矛盾终于爆发了。

为了解决桑弘羊及与其相关的政策转变问题,霍光于始元五年以昭帝名义诏“三辅、太常举贤良各二人,郡国文学高第各一人”。第二年二月,又诏“有司问郡国所举贤良、文学民所疾苦。议罢盐、铁、榷酤”。也就是要召上来的贤良文学与坚持原来开边政策的桑弘羊进行辩论。因为辩论的内容多与盐铁专卖有关,所以被称为“盐铁会议”。

这次会议的具体内容,在当时人桓宽的《盐铁论》中有详尽记载,可以参看。总的来说,霍光虽然怀有以这次会议打击桑弘羊的目的,但是,这次会议的召开与贤良文学意见的被采纳,无疑对社会经济的恢复与稳定起着重要的作用,这与武帝轮台诏书的精神和当时的形势是相适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