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巨富石崇堪称史上最有知名度的富豪 一个用生命在炫富的土豪 从有钱任性到身亡财尽 石崇的死反映了西晋王朝的兴衰

时间:2019-11-08 06:12编辑:采集插件

石崇是西晋时期的富豪,腰缠万贯,然而这样一位“富可敌国”的人物,却因为行事张扬,跟政治靠得太近,最终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值得后世引以为戒。

u=4130563573,133395133&fm=26&gp=0_副本.jpg

西晋从公元265年司马炎篡魏自立,到公元316年灭亡,共享国51年。如果从公元279年灭东吴、统一全国算起,西晋作为大一统王朝,国祚只有37年。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发展史上,存在感并不强。但就在这样一个存在感并不强的封建王朝中,却有一位不大不小的人物,着实刷了一把存在感,此人就是人皆尽知的大富豪——石崇。

石崇因钱多、任性出名,后人对他印象最深的,主要是他的富豪身份和如何富有、炫富、奢侈无度。但其实石崇还有另外两个身份:文学家、官员——他是西晋最有名的文学社团——“金谷二十四友”之一,当时和大名鼎鼎的潘岳、左思、刘绲、陆机、陆云等人齐名,都是团友成员。他同时又是朝廷官员、官二代。其父石苞是西晋开国功臣,历任大司马、侍中、司徒等职,被封乐陵郡公。

石崇从小就聪明机敏, 20多岁就任县令,以才能出众闻名,“少敏惠,勇而有谋···年二十余,为修武令,有能名。”,后迁为散骑侍郎、城阳太守、黄门郎等职。因参与灭吴有功,获封安阳乡侯,后来官至南中郎将、荆州刺史、南蛮校尉、鹰扬将军、徐州刺史、卫尉等职。石崇有财富、有才学、有地位,但他的一生却并不平坦,最后落了个满门抄家、身亡财尽的悲惨结局,着实令人慨叹。

回看石崇的一生,从少年得志、官场得意、累积巨财,到挥霍无度、姿意奢縻,再到仕途波折、身亡财尽的戏剧人生,无不与他生活的时代有着密切关系。他的人生起伏和命运兴衰,恰似西晋王朝由盛而衰的一个缩影。

u=4218346814,1769288910&fm=26&gp=0_副本.jpg

石崇的悲喜人生,折射出西晋王朝门阀士族政治的弊端

西晋是门阀士族政治兴盛时期。曹魏时期选拔官吏的“九品中正制”, 创立之初,是通过家世﹑道德﹑才能三者并重,作为推荐选拔官员的标准,但晋武帝司马炎篡魏,是靠着士族官僚的支持,因此,制定了一系列保护士族官僚利益的政治、经济制度。

在政治上,“九品中正制”开始走样,才德标准逐渐被忽略,家世门第逐渐成为官员选拔的唯一标准,形成“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局面,“九品中正制”成了门阀士族巩固政治权力的工具,而且,士族子弟一入仕,就会担任官职、待遇较高的清闲职务。经济上,司马炎又颁布了官品占田和荫客制,门阀士族可以根据门第品级占有一定的土地,不用缴纳租税,并可以荫及自己的亲属、子孙。

石崇的父亲出身寒门,但辅佐司马氏有功,官至三公,石崇也由此成为新晋士族,加之他又年少得志,很有才能,因此很想有一番作为。不过,在门阀观念严重的西晋,石崇只能算下品士族,经常受到传统士家大族官员的排挤,而晋武帝又想借士族新贵的力量制衡传统士族。处于夹缝中的石崇,上有武帝的信任,下有士族官僚的挤压,屡受提拔,又屡遭贬斥。

石崇为官之初,不畏权贵,直言敢谏。他的哥哥石统,因触犯了扶风王司马骏,曾被弹劾后又被赦免。石崇和哥哥没有及时上朝谢恩,有人就想把罪名再加到石统身上,并借机弹劾石崇。石崇主动向晋武帝上表辩白,并抨击皇室权贵滥用权力。晋武帝最后下令赦免了石家兄弟。

晋惠帝即位后,权臣杨峻为专权,排挤汝南王司马亮,石崇又当面劝谏杨峻,让他二人协力辅政,但被杨峻拒绝。为收买人心,杨峻大肆封赏朝臣,石崇又上奏惠帝劝阻,意见仍不被采纳。屡屡受挫之后,石崇曾以身体有病为由辞职,但武帝欣赏他的才干,不久又提拔其做官。惠帝时,石崇得罪杨峻,被贬为荆州刺史。此时的石崇,已经失去了锐气,开始放纵不端,曾抢劫过往商船。

后来被征召为大司马,因提前离职又被免官。不久又被起用为征虏将军,监徐州诸军事,与徐州刺史高诞争酒互相侮辱,又被弹劾免官。后来石崇又被任命为卫尉。官场屡屡失意之后,石崇终于“学乖”了,他开始巴结权臣贾谧。但好景不长,“八王之乱”中,贾谧被杀,石崇因是贾谧同党再被免官。

司马伦掌权后,其手下孙秀得势,与石崇产生矛盾,最后,孙秀鼓动司马伦斩杀了石崇,并夺其家财。石崇坎坷的仕途经历,与西晋王朝的门阀政治制度息息相关。传统门阀政治制度下,庶族阶层时时受到岐视打压,政治上难有大作为。石崇屡屡遭贬,最后不得不依附权贵,其背后实际上就是士、庶两种力量的权势争斗。这种争斗,必然会加剧朝政的腐败和昏暗。

下载_副本.jpg

石崇的炫富奢侈,是西晋统治阶级腐朽縻乱社会风气的缩影

石崇富可敌国,其巨额财富来源一直是个谜。石崇生于高官之家,但其父石苞临终前分家产时却并没有分给他,理由是:“此儿虽小,后自能得。”史书同时记载“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在荆州任职时,抢劫外地客商获得巨额财富。

但史书中关于石崇炫富、斗富的记载,多是在晋武帝时期,而他任荆州刺史,却是武帝死后的事。由此猜测,石崇的财富至少还有两大来源:一是自己作为新兴贵族家庭的正常收入以及朝廷的赏赐;二是做官期间以权谋私、贪污受贿,这应该也是主要来源。

西晋时期,从皇帝到官员,敛财成风。晋武帝自己都卖官敛财,他曾问朝臣刘毅:“朕能和汉朝哪位皇帝相比?”刘毅回答:“桓、灵二帝。”武帝问为什么?刘毅说:“桓、灵卖官钱入官库,陛下卖官钱入私门。以此言之,殆不如也!”

西晋社会风气的堕落腐朽不但体现在贪腐上,整个上层社会都充满了颓废气息、奢縻之风、道德伦丧和对金钱的变态贪婪。世风堕落。在西晋,士族官僚身居高位,却以清谈为荣、理政为俗。士大夫们聚在一块,摇扇饮酒,空谈玄学虚无,酒到兴处,裸衣放荡,并美其名曰放达风流,整个上层社会散发着颓废气息。

奢侈縻烂。石崇用白蜡烧饭、用椒泥涂墙、用丝绣做长廊围障五十里和王恺斗富的故事人皆尽知。晋武帝把宫里的珊瑚树拿出来帮助舅舅王恺都斗不过石崇,最后身穿外国进口布料做的衣服亲自上门炫耀,结果到了石崇家,一群穿着和他同样布料衣服的侍女列队迎接。

在西晋,石崇的奢縻无度并不是个例。司马炎的女婿王济用人奶养猪;外戚羊琇用珍贵的林木烧炭捣碎后制成兽形当柴温酒;权臣何曾“食无万钱,犹曰无下箸处。”每天吃饭花费一万钱,都觉得无处下筷子。朝廷宴会他都觉得不合口味,每次都是自己带饭。他的儿子何劭更胜一筹,“衣裘服玩,新故巨积,食必尽皆四方珍异,一日之供以钱二万为限。”每天生活费直接翻了一番。

道德伦丧。石崇有钱任性,追求刺激,甚至到了残无人道的程度。他每次请客,都让美女劝酒,客人不喝,就杀掉美女。一次,王导、王敦兄弟应邀作客。王导不胜酒量,但怕牵连美女,只好勉强应付。王敦却故意不喝,石崇连杀了三个劝酒侍女。

金钱至上。西晋王朝的奢縻之风,引发了士族官僚的金钱崇拜,甚至到了变态的地步。据《晋书》记载,司徒王戎“多殖财贿,常若不足”;重臣和峤“家产丰富,拟于王者,然性至吝,以是获讥于世,杜预以为有钱癖”。

由此可见,石崇的炫富奢侈,并不是偶然现象,而是西晋统治阶级腐朽縻烂生活的一个缩影。这种穷奢极欲的生活方式,不但败坏了社会道德和社会风气,也加剧了社会矛盾,动摇了西晋王朝的统治基础,为其加速灭亡埋下了伏笔。

下载 (1)_副本.jpg

三、石崇的悲惨结局,预示了西晋王朝的覆灭之路

石崇被满门抄斩,有三个原因:财富、美女和权势争斗。其中,巨额财富和美女是表面诱因,权势争斗是根本原因。石崇“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不但财富丰厚,房屋华丽,而且妻妾上百,各种衣服、乐器等物品都是当时最好的,日常饮食全是奇珍佳肴,还花钱买了一个惊艳绝伦的美女小妾——绿珠,绿珠才貌双全,善吹乐笛。

石崇每次在自己的会馆金谷园和朋友宴饮,都让绿珠献艺陪侍,引得一班风流名士想入非非。而这,也成了他最终身亡的导火索。“八王之乱”中,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掌握了朝政。司马伦的部下孙秀因而得势。早就对绿珠垂涎欲滴的孙秀,派人来到石崇的公馆,点名要绿珠。石崇虽然失势,但对绿珠却宠爱有加,任凭对方再三劝说,石崇坚决不给。

孙秀大怒,就鼓动司马伦矫诏捕杀石崇。官兵到来后,石崇正在楼上宴饮,就对绿珠说:“我今天是因为你才获罪。”绿珠哭着说:“那我就以死来报答你。”说完,纵身一跃,跳楼而亡。

官兵逮捕了石崇,押到东市处斩,此时的石崇才明白,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的,并不是绿珠,而是他的巨额财富。“及车载诣东市,崇乃叹曰:‘奴辈利吾家财。’收者答曰:‘知财致害,何不早散之?’崇不能答。”他的母亲、兄长、妻妾、儿女不论老少共十五人都被杀害,家产被抄没。

石崇把自己的祸患归罪于美女和财富,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这不过是表象诱因而已。从当时的形势,其招祸身亡的真正祸源其实并不这么简单,背后的权势之争才是根本原因。西晋一朝,晋武帝死后,诸侯王权势之争一直是统治阶级内部难以调和的矛盾。晋惠帝上位后,因为天性愚钝,皇后贾南风通过诛杀外戚杨峻,掌握了朝政大权。石崇依附贾氏外戚贾谧,成为贾氏的同党。

贾氏团伙被诛后,司马伦上位,自然要清理贾氏同党。石崇既是贾氏成员,又有巨额财富,无疑是司马伦清理异党的最佳目标。石崇对此已有察觉,曾和外甥欧阳健、好友潘岳偷偷联系淮南王司马允、齐王司马冏,想除掉司马伦和孙秀,“崇、建亦潜知其计,乃与黄门郎潘岳阴劝淮南王允、齐王冏以图伦、秀。”但被孙秀窥知,于是先下手为强,假传诏令将石崇逮捕诛杀。

u=3326805753,3822449807&fm=26&gp=0_副本.jpg

因此,石崇之死的背后,是“八王之乱”中诸侯王的争权夺势。而石崇之死,也预示了西晋王朝的覆灭之路。其后不久,司马伦废帝自立,引发诸侯王不满,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乘机起兵,“三王”联合讨伐司马伦,并于301年诛杀司马伦,迎晋惠帝复位。此后,诸侯王之间你方唱罢我登场,再次展开权力之争,最终被匈奴贵族刘渊趁机坐大,将西晋王朝推向了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