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春秋霸主郑庄公:一个被司马迁偏爱的君王,建造了史上第一条黄泉,只为见一个人

时间:2019-10-25 19:16编辑:采集插件

在春秋时期有许多著名的人物,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春秋霸主郑庄公:一个被司马迁偏爱的君王,建造了史上第一条黄泉,只为见一个人。

东周分成春秋、战国两个时期。汉朝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中有《十二诸侯年表》和《六国年表》两篇。现在我们的历史课本根据这两份表,划分春秋和战国的年代。

ce2e3a5f53f243249dc9bea6eceaeaef.jpg

春秋是大国争霸的时期,有名的五霸,不管到底指哪五个,最早的总是齐桓公。齐桓公在位的时候是公元前六八五年——前六四三年,他即位时已在平王东迁之后八十多年。其实在齐桓公以前,争霸的局面早已开始,公元前七四三——前七〇一年在位的郑庄公可以算做最早的霸主,不过只是小霸,不是齐桓公那样的大霸。

郑庄公性格鲜明,有“反叛精神”,又有治国之才,后人称赞为“春秋小霸之首”。想必,这便是司马迁在《史记》中为郑庄公添上“浓墨重彩”的原因。

然而,这两本书对郑庄公的描写有很多的不同之处,它们向读者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郑庄公”。《左传》中的郑庄公,充满了“矛盾性”;而《史记》中的郑庄公,却是一位礼仪兼备的忠孝之君。

从《史记》的用词和写作手法中可以看出,司马迁对郑庄公是有“偏爱之心”的。

为了更深刻的体会司马迁之用心,也为了更加清晰而准确的了解郑庄公这个人物,就让我们来对比和分析一下,这两个“郑庄公”究竟有何不同。

55c2b51242e54487a296328c03fa0e83_副本.png

郑庄公的出生

《左传》:“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

《史记》:“生太子寤生,生之难,及生,夫人弗爱。”

我们可以看到,同样是描述郑庄公出生时的情景,左丘明和司马迁却用了不同的叙述手法。

首先,我们分析一下《左传》中的描述。郑庄公的难产吓到了姜氏,进而导致了他们母子关系不和。而“恶之”的说法,为后来郑庄公与母亲“遂而相见”的事情埋下了伏笔。“恶”的修辞力度是很重的,作者是想告诉我们,自打郑庄公出生,母亲就非常厌恶他。也就是说,郑庄公从来没有得到过母爱,或许,他也从未把姜氏视为自己的母亲。对于郑庄公掘地见母的行为,笔者更愿将其理解为——利用“孝礼”,来为自己制造声势,以博得社会的赞扬,“作秀”而已。

接下来,我们分析一下《史记》中的描述。姜氏只是“弗爱”郑庄公,而这种“不爱”比“恶”的程度要轻很多。司马迁这样写,是为了削弱郑庄公和母亲之间的矛盾,使之后他们二人“和好”的桥段更加合理。我们从司马迁的用词可以看出:郑庄公虽然不被母亲喜爱,他们之间着有种种矛盾,但是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还在。进而论证了,后来母子和好的主要原因,是郑庄公内心真实的“孝”,并不是他“刻意为之”。

司马迁对郑庄公的偏爱可见一斑。他没有照搬《左传》中的叙述,而是巧妙的在文章中糅合了自己的看法,字里行间流露着他对郑庄公的喜爱之情。

郑庄公与共叔段的战争

《左传》:“太叔将袭郑。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

《史记》:“段果袭郑,武姜为内应。庄公发兵伐段,段走。伐京,京人畔段,段出走鄢。鄢溃,段出奔共。”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左传》中的记叙,“公闻其期”说明,共叔段想要偷袭只能算是一根导火索,而郑庄公才是这场战争的实际发起者。共叔段待在京,他虽有叛乱之心,但是还没有实际行动。而仅仅是听到消息的郑庄公,就“伐京”了。可见,郑庄公确实是个擅于洞察人心、懂得未雨绸缪的枭雄,他无视兄弟情谊,对共叔段发动了“主动”攻击。

e61190ef76c6a7ef1faabae212c10a54f2de6623.jpg

反观《史记》,记叙了三场战役,竟然比《左传》多了一战!战争的开头是“段果袭郑”,说明共叔段才是这场战争的发起者,而郑庄公只是“被动”反击。这个“果”字用的十分精妙,司马迁想要说明:郑庄公是十分机敏的,他早已预料到共叔段会叛乱。但是因为郑庄公看重兄弟之情,所以一直没有攻打共叔段。我们知道,司马迁对重大历史事件的记叙是很谨慎的,他会引用多种史料,综合性的探究和取舍,并不会随意的捏造出这一战,也就是说,这场战役可能是真实存在的,而司马迁着重描写“第一战”,是“有意而为之”的。与此同时,左丘明“夫人将启之”的描述不同,司马迁“武姜为内应”的改写,也为后面郑庄公不计前嫌,阙地及泉,与母亲武姜遂而相见埋下了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