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这位国军名将曾说:蒋介石不敢抗日,是因为没找到不怕死的人,如何评价他的一生

时间:2019-09-29 05:00编辑:采集插件

抗战时期我国涌现出许多英勇的将领,在当时的国军中也有许多,其中一位国军名将曾说:蒋介石不敢抗日,是因为没找到不怕死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们该如何评价他,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

此人就是宋希濂,他有个绰号叫“鹰犬将军”,好像不是什么好词儿,而且还是杀害瞿秋白的凶手,但是在抗战时期,宋希濂绝对是一员名将,堪称民族英雄。

1932年1月,日本企图占据上海,不断闹事,蒋介石却步步退让,宋希濂虽然是蒋介石的忠实学生,但也看不下去了,对人说:“校长可能是没找到不怕死的人,我不怕死,我去打鬼子!”

说完,宋希濂去找军政部长何应钦,希望何部长能派自己的87师261旅去上海,与日寇决一死战。

何应钦当然不会同意,说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哪有你这样不听长官命令的?宋希濂却说:“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但军人还有一个天职,就是面对侵略,要奋勇杀敌!又不是你上战场,你怕什么,我们替你去死!”何应钦大怒,把宋希濂骂了一顿。

u=2315671817,3275731333&fm=173&app=49&f=JPEG_副本.jpg

宋希濂回去后,仍然不服气,召集部下说:“有人想当亡国奴,我拦不住他,可我不想当!有不想当亡国奴的,都跟我再去找他论理!”呼拉拉站出来30几个军官,都拍着胸脯说:“军人怕掉脑袋,那还是军人吗!”

宋希濂调来一辆大卡车,第一个跳上车,高举用手指鲜血写的请战书:“为山河洒此颈之血,为民族写正气之歌。”直接开车闯进何应钦的公馆,警卫拦都拦不住。

经过宋希濂的“软磨硬泡”,南京方面最终同意派宋希濂去上海参战。

宋希濂非常激动,对弟兄们说:“今日我们活着去上海,明天就有可能躺着回南京,有不想去的,现在留下来还来得及。”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这里都是爷们儿,没有孬种!”

于是,宋希濂率261旅进入上海,增援第19路军,打出了中国人的血性。

1937年,还是在上海,爆发了更著名的淞沪会战,已任36师师长的宋希濂,率部从西安坐火车,直奔上海。

在火车上,宋希濂申明军纪:“军法如山,包括我宋某人在内,敢后退一步者,杀!敢屈膝投降者,杀!敢消极抗战者,杀!”顿时,全师肃然。

到了上海后,早就憋着一肚气的36师将士们,立刻投入了战场,在汇山码头给日军造成了重大伤亡。

日军的碉堡非常坚实,36师没有大炮,宋希濂就下令用手榴弹去炸碉堡。手榴弹打光了,宋希濂又下令拼刺刀,大喊了一句:“不要给祖宗丢脸!”说完就带头冲了上去,虽伤亡惨重,仍力战不退。

1938年9月,日军重点进攻河南东南部固始县的富金山,指挥官东久迩宫稔彦得知对手是宋希濂,下令部队千万不要大意。日军集中火力,还有24架飞机,对国军阵地猛烈轰炸,几颗炸弹就在宋希濂身边不远处爆炸。

已升任第71军军长的宋希濂丝毫没有惧怕,下令:“我们的对手是在南京大屠杀中犯下严重罪行的日军荻洲兵团,为了惨死的同胞,71军所有人今天都要死在富金山!日军不是想占领武汉吗?那就让他们踩着我们的尸体去武汉!”

这场富金山保卫战打得极为惨烈,第71军几乎拼光了,但也歼灭了日军1万多人。东久迩宫稔彦是日本天皇裕仁的皇叔,面对日军堆积如山的尸体,低头无语。有人拉他回去,东久迩宫稔彦叹了一声,说:“我之不幸,遇到了宋希濂。”

ac5eb1fe088c46ab97d9d0d70989649c.jpg

而且他与我军的陈赓将军关系也不错。

宋希濂将军在《星火燎原》中也亲自讲述了这么一段经历:

1923年,我在长沙念中学,因听说孙中山先生派人来长沙招收一批青年去广东接受军事训练,便去报考。考试时,谁知和我并排而坐的就是陈赓(湖南湘乡人)。我们被录取,一起到了广州。我们到广州时,国民党正在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决定创办一个军官学校(黄埔军校)。我和陈赓很注意这个学校的成立及招生条件,经常去学校筹备处打听情况。1924年4月,我俩参加考试,结果都被录取了。11月底,第一期学生毕业,我和陈赓都被分到教导团服务,只是不在一个团。1926年2月间,陈赓来看我,叙谈了约两个小时,最后他要我参加共产党,我同意了。不久,我被调到新成立的21师当营长,脱离了党。

从这一段经历看,当时宋希濂和陈赓就认识而且关系不错,比一般的同学之间要亲密的多,当初陈赓在黄埔离开前夕宋希濂和几个同学一起给陈赓宋过行,宋希濂对陈赓的称呼都是陈赓兄,而陈赓都是直接称呼宋希濂为希濂,两人的关系不仅仅是同学了,两人自黄埔分开之后,也基本上没有怎么见面,在1933年陈赓被捕的时候,宋希濂听说之后心急如焚,让人好好照顾陈赓,后来又联系好几个黄埔同学联名给蒋介石上书保陈赓,这一定程度上打消了营救了陈赓。当时宋希濂开玩笑说:“陈赓兄你可不能逃走,我可是你的但保人,你要是逃走了,我可就惨了!”最后陈赓还是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