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从文明构建与演进的视域研究中国历史

时间:2019-10-06 16:32编辑:采集插件

  中国有5000多年的文明历史。从世界范围看,中国是文明血脉与历史传统未曾中断的唯一大国。中华文明的延续、传统的继承具有鲜明中国特色。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类文明因平等才有交流互鉴的前提。”从文明构建与演进的视域探讨中国历史,可以揭示不同文明交往交融、协同发展、趋于融合的过程,具有广阔发展前景。

  从中国古代关于华夏、蛮夷两个概念的使用来看,“文明”在中国古代有着特殊的社会性、政治性、文化性等多重意涵的指向,从这一方式来认识历史,对研究中国历史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所谓“文明”,是使人类脱离野蛮状态之所有的社会行为及其成果积累的总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人类文明包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与制度文明。文明囊括了人类历史活动的所有建设性成果。文明的范畴涵盖社会生产与上层建筑,上层建筑领域包括文化与精神文明。在人类社会演进过程中,不同类型的文明彼此接触、相互影响,形成新的、更高层次的文明并继续前行。文明间的关系主要是交流、竞争、交融与协同发展,并非压迫、消灭、追求零和博弈。文明具有巨大包容性,这决定了人类文明具有交流互鉴的强大动力。每一种文明都有其特殊性与独特价值,理应获得充分的尊重。

  古代的中国与周边地区,主要存在农耕、游牧、山地三种类型的文明。农耕文明在上述文明形态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并对其他两种文明产生深刻影响。农耕文明产生于黄河中下游与长江中下游地区,逐渐向其他地区扩展进而相连成片。历史上的湖广地区多山。明清时期流行的“湖广熟,天下足”的民谚,表明湖广地区的农耕文明在这一时期获得长足发展,并与富饶的长江中下游地区相连。农耕文明以高度发达、精耕细作、结构相对单一的农业经济为基础,其意识形态主体是儒家文化,其统治政权主要是以富有、强盛、自信为特征的中原王朝。充分发展的农耕文明为构建华夏文明奠定了坚实基础。农耕文明也存在软肋,主要是经济构成单一固化,官僚政治体制容易僵化,社会或生态出现危机时道路选择有限。

  游牧文明流行于北部草原,包括蒙古高原与相连的中亚部分地区。游牧文明以结构相对单一的游牧经济为基础。因受气候条件变化、产品难以储存等因素影响,游牧经济虽有令人称羡的发展活力,但发展中较易出现波动。另外,粮食、布帛、铁器等社会产品长期供给不足,文化积累、城市建设亦显薄弱。一些游牧社会长期徘徊在军事民主制时期,战争、掠夺是获取生活资料的重要手段。受游牧地区资源类型、生产方式大体相同等因素影响,游牧社会内部较易实现整合重组,经常聚集为强大的政治军事力量,对外部世界尤其是农耕文明区域构成严重威胁。

  山地文明是有别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的另一种类型的文明。在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内陆地域,凡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分布之外的区域,均可归入山地文明的范畴。山地文明的经济基础是资源多元、类别多样、长期滞留于较低发展水平的初级复合型经济。经济形态以种植业为基础,兼含游牧、狩猎、采集、渔捞等经济成分,通常进步缓慢,总体发展水平有限,不同地区经济构成差异较明显。山地文明长期滞后,强盛者登上历史舞台较晚,易被文献记载忽视,致使古人较少关注山地文明形态。古代后期山地文明发展速度加快,在中国历史演进过程中的地位不断提高。明清时期,山地文明成为统一多民族国家获得巩固的重要环节。在地理分布方面,山地文明包括西南山地、东南山地、东北山地、西部山地、西北山地、台湾山地等较大的地域板块。就区位分布、开发模式方面的差异而言,山地文明可分为中原王朝的边疆地区、中原王朝腹地的山岭僻地、边疆政权或局部政权的基本辖地等不同类型。山地文明的情形较复杂,一些类型彼此差异明显,但不同类型的山地文明与典型的农耕文明、游牧文明仍不难区别。

  在发展演变过程中,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山地文明存在彼此依存、互为补充,以及相互竞争、趋于交融的复杂关系。上述三大文明的交融,经历了曲折漫长的过程,出现过几次交融的高潮。元代大致完成农耕文明、游牧文明较大范围的交融,清代前期完成三大文明的成功融合,为统一多民族国家后期形成奠定了基础。

  元明清时期,中国形成了自己的海洋文明。明清时来自西方的工业文明进入中国,中国近代工业文明逐渐形成。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山地文明、海洋文明、近代工业文明等文明形态,相互接触、交融演变,贯穿中国历史发展过程。简言之,中国历史演进的过程,以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山地文明及其相互关系为主线展开,后期加入海洋文明与近代工业文明,共同推动中国历史演化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