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朝阳历史网

博罗季诺之战:俄国人在莫斯科郊外阻击拿破仑 虽然没有直接导致战争进程发生根本性转折 但是却标志着拿破仑军队覆灭的开始

时间:2019-10-08 06:32编辑:采集插件

公元1812年8月26日,俄法两军在博罗季诺展开了一次规模最大的会战。会战结果是双方均伤亡惨重,法军获胜但未能完全实现歼灭俄军主力的战略目标;俄军在占据有利地形,防御工事完备,准备充足的情况下被击退,战术层面完败,但成功消耗了法军的大量有生力量,达成部分战略目的,战争主动权逐渐转移至俄军方面。

博罗季诺之战:俄国人在莫斯科郊外阻击拿破仑 没有直接导致战争进程发生根本性转折 但标志拿破仑军队覆灭的开始

发生在1812年9月7日的博罗季诺战役,是整个拿破仑侵俄战争中最激烈、最血腥的战役。在整整一天中,双方近30万大军进行了惨烈的互相猛攻,这是法俄两个民族狂热与剽悍的大碰撞,即使是最精锐的部队投入,也没能取得决定性的战果。战役结束后,在正面宽8公里的战场上铺满了双方士兵的躯体,这场战役最后以巨大的消耗战和大出血而载入了史册。

博罗季诺村位于莫斯科以西120公里的科洛查河北岸,从斯摩棱斯克通往莫斯科的大道从村北部经过,两侧河岸险峻陡峭,形成天然屏障。中央是较为平缓的库尔干纳亚高地,便于军队调动和布置。村南部则是大片森林,适合军队隐蔽与机动。在这样的地形上,防守方只要沿大河屏障配置好部队,就可以大大节省两翼兵力,而集中于正面战场打击敌人。进攻方则很难进行战场迂回,而不得不进行纵深切入式的强攻,要在防守方面前拉长战线,随时可能遭遇反击。

选择博罗季诺作为战场的是俄军名将库图佐夫。时年67岁,一生从军,曾与波兰人和土耳其人作过战,1805年又指挥俄军与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打过仗。库图佐夫性格坚毅,眼光敏锐,是个优秀的统帅。自法俄开战以来,俄军统帅巴克莱率军一直不断地撤退,从沙皇到各级将领都对他十分不满。血气方刚的亚历山大一世希望能尽早将法军赶出他的国土,所以他迫切想和拿破仑打上一仗。

1812年8月16日,法俄两军在斯摩棱斯克发生激烈战斗。俄军再次弃城而走,战线不断移向莫斯科。亚历山大一世再也无法忍受,解除了巴克莱的职务,任命库图佐夫为俄军总司令,并调动各路俄军前来保卫莫斯科。此时库图佐夫已是垂垂老矣,身体很虚弱,眼睛也瞎了一只,但他还是毅然挑起了领导全军的重任。他仔细分析了战场形势,认为可以和法军打一仗。准备以积极防御的手段尽量杀伤敌人,改变敌我力量对比,为日后交战和歼灭法军保存实力。俄军虽然一路败退,但主力未损,对侵略者的痛恨使他们的士气反而更加高昂。

博罗季诺之战:俄国人在莫斯科郊外阻击拿破仑 没有直接导致战争进程发生根本性转折 但标志拿破仑军队覆灭的开始

俄军的骑兵部队很精良,分为轻骑兵、重骑兵和龙骑兵。其中轻骑兵和龙骑兵配备步枪和弯刀,重骑兵则带有胸甲,配备长刀和手枪。三种骑兵互相支援,作为独立而强大的战场突击力量被用于正面攻破敌方阵地。此外,俄军还拥有数千名优秀的哥萨克骑兵,他们生性剽悍凶狠,虽然不善于正面猛攻,但善于追击、警戒和伏击,每次发动攻击都像战场上的乌云滚过,令敌方不寒而栗。

俄军的步兵相当英勇善战,只是装备较差,配备的是不同口径的滑膛枪,补充弹药不易,集火速度也落后于法军。不过他们坚信俄国元帅苏沃洛夫的名言:刺刀比子弹更有用。俄军炮兵也在新近进行了整编,配备了一批新武器。它规模庞大,包括44个重炮连和58个野炮连,在数量和质量上都高于法军。手中有这样一支部队,库图佐夫对即将到来的会战充满了信心。作为一名大军统帅,他也希望能与当世第一名将拿破仑真刀真枪地较量一场,分个高低上下。

拿破仑占领了斯摩棱斯克,却还是没能够消灭俄军主力,更没有达到使俄国屈服的目的。此时已近8月底,俄国的秋天很快就要到来。看这个战场形势,即使法军再向前进,俄国人还会继续后撤到更远的地方,恢复实力,继续抗争。那样的话,最不想见到的冬季作战就要到来了。现在拿破仑面临三种选择:第一,收兵回国,但这是拿破仑永远也不会考虑的;第二,在冬季坚守斯摩棱斯克一线,以便等到来年春天再重整大军进攻俄军;第三,立即前进,以迫使俄军与法军决战。

这三种选择中,在斯摩棱斯克过冬是最佳方案。此时法军经长途行军及战斗伤病已大量减员,再加上去还要分兵去保护兵站、补给点和交通线上的桥梁,拿破仑手中能够作战的部队只有不到17万人。而且给养已消耗殆尽,食品越来越短缺,随军马匹大量死亡,骑兵威力已大减,炮兵也因没有马匹拖曳而逐渐掉队。除此之外,法军还经常受到小股俄军和游击队的袭扰,弄得军力疲惫,士气衰退。法军极其需要一段休整时间,以培养战斗力,重新发动攻击。然而拿破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孤注一掷,冒险东进。拿破仑认为,如果真的停止前进,就会给俄国半年多的喘息时间,沙皇就会利用这个时机抓紧动员和训练新军,并从英国得到物质上的援助。到时不但俄军将比现在更强大,

而且法国也难保不会后院起火,特别是拿破仑最放心不下的西班牙半岛。唯有此,拿破仑才决心做一赌博,以抓住俄军主力进行决战作为这一世纪筹码。8月29日,拿破仑率法军主力离开斯摩棱斯克,沿通向莫斯科的大路向东进发。

库图佐夫利用地形精心布置了博罗季诺战场。俄军阵地正面宽8公里,右翼紧靠科洛查河;左翼与难以通行的乌季察森林相连;中央以库尔干纳亚高地为依托,在上面修筑起了一座拉耶夫斯基棱堡作为防御支撑点;主阵地后方有森林和灌木林,便于隐蔽配置军队和实施机动;在棱堡以南的俄军左翼主要是平地、沼泽和丛林,俄军在这里主要以谢苗诺夫斯卡娅村为主要支撑点,附近还有3个小的防御棱堡,以巴格拉季昂棱堡为主。库图佐夫认为法军会沿斯摩棱

斯克大道推进,所以把兵力最雄厚的巴克莱军团放在了阵地右翼;中央和左翼则由巴格拉季昂的部队来防守。相对而言,巴格拉季昂的防线过长,从而给了法军以可乘之机;在左翼主阵地前约2公里,俄军修建了一座舍瓦尔季诺棱堡,有1个师部队防守。俄军在博罗季诺阵地的总兵力为12.2万人,大炮约为640门。